妇人产后病诸候上(凡三十论)

《诸病源候论》在线阅读中医医论书籍在线阅读

一、产后血运闷候

运闷之状,心烦气欲绝是也。亦去血过多,亦有下血极少,皆令运。若产去血过多,血虚气极,如此而运闷者,但烦闷而已。若下血过少,而气逆者,则因随气上掩于心,亦令运闷,则烦闷而心满急。二者为异。亦当候其产妇血下多少,则知其产后应运与不运也。然烦闷不止,则毙人。凡产时当向坐卧,若触犯禁忌,多令运闷,故血下或多或少。是以产处及坐卧,须顺四时方面,避五行禁忌,若有触犯,多招灾祸也。

二、产后血露不尽候

凡妊娠当风取凉,则胞络有冷,至于产时,其血下必少。或新产而取风凉,皆令风冷搏于血,致使血不宣消,蓄积在内,则有时血露淋沥下不尽。

三、产后恶露不尽腹痛候

妊娠取风冷过度,胞络有冷,比产血下则少。或新产血露未尽,而取风凉,皆令风冷搏于血,血则壅滞不宣消,蓄积在内,内有冷气,共相搏击,故令痛也,甚者则变成血瘕,亦令月水不通也。

四、产后血上抢心痛候

产后气虚挟宿寒,寒搏于血,血则凝结不消,气逆上者,则血随上抢,冲击而心痛也。

凡产,余血不尽,得冷则结,与气相搏相痛。因重遇于寒,血结弥甚,变成血瘕,亦令月水痞涩不通。

五、半产候

半产,谓妊娠儿骨节腑脏渐具,而日月未足便产也。多因劳役惊动所致,或触犯禁忌,亦然也。

六、产后血瘕痛候

新产后,有血气相击而痛者,谓之瘕痛。瘕之言假也,谓其痛浮假无定处也。此由宿有风冷,血气不治,至产血下少,故致此病也。不急治,多成积结,妨害月水,轻则痞涩,重则不通。

七、产后风虚肿候

夫产伤血劳气,腠理则虚,为风邪所乘。邪搏于气,不得宣泄,故令虚肿。轻浮如吹者,是邪搏于气,气肿也;若皮薄如熟李状,则变为水肿也。气肿,发汗即愈;水肿,利小便即瘥。

八、产后腹中痛候

产后脏虚,或宿挟风寒,或新触冷,与气相击搏,故腹痛,若气逆上者,亦令心痛、胸胁痛也,久则变成疝瘕。

九、产后心腹痛候

产后气血俱虚,遇风寒乘之,与血气相击,随气而上冲于心,或下攻于腹,故令心腹痛。若久痛不止,则变成疝瘕。

十、产后心痛候

产后脏虚,遇风冷客之,与血气相搏而气逆者,上攻于心之络则心痛。凡心痛,乍间乍甚,心之支别络为邪所伤也。若邪伤心之正经,为真心痛,朝发夕死,夕发朝死。所以然者,心为诸脏之主,不受邪,邪伤即死也。

十一、产后小腹痛候

上由产时恶露下少,胞络之间有余血者,与气相击搏,令小腹前也。因重遇冷则血结,变成血瘕,亦月水不利也。

十二、产后腰痛候

肾主腰脚,而妇人以肾系胞。产则劳伤,肾气损动,胞络虚;未平复,面风冷客之,冷气乘腰者,则令腰痛也。若寒冷邪气连滞腰脊,则痛久不已。后有娠,喜堕胎。所以然者,胞系肾,肾主腰脊也。

十三、产后两胁腹满痛候

膀胱宿有停水,因产恶露下少,血不宣消,水血壅痞,与气相搏,积在膀胱,故令胁腹俱满,而气动与水血相击,则痛也,故令两胁腹满痛,亦令月水不利,亦令成血瘕也。

十四、产后虚烦短气候

此由产时劳伤重者,血气虚极,则其后不得平和,而气逆乘心,故心烦也;气虚不足,故短气也。

十五、产后上气候

肺主气,五脏六腑俱禀气于肺。产则气血俱伤,脏腑皆损。其后肺气未复,虚竭逆上,故上气也。

十六、产后心虚候

肺主气,心主血脉,而血气通荣腑脏,遍循经络。产则血气伤损,脏腑不足。而心统领诸脏,其劳伤不足,则令惊悸恍惚,是心气虚也。

十七、产后虚烦候

产血气俱伤,脏腑虚竭,气在内不宣,故令烦也。

十八、产后虚热候

产后腑脏劳伤,血虚不复,而风邪乘之,搏于血气,使气不宣泄,而痞涩生热,或肢节烦愦,或唇干燥,但因虚生热,故谓之虚热也。

十九、产后虚羸候

夫产损动腑脏,劳伤气血。轻者,节养将摄,盈月便得平复;重者,其日月虽满,气血犹未调和,故虚羸也。然产后虚羸,将养失所,多沉滞劳瘠,乍起乍卧。风冷多则辟瘦,颜色枯黑,食饮不消;风热多则 退、虚乏,颜色无异于常,食亦无味。甚伤损者,皆着床,此劳瘠也。

二十、产后风冷虚劳候

产则血气劳伤,腑脏虚弱,而风冷客之,风冷搏血气,血气则不能自温于肌肤,使人虚乏疲顿,致羸损不平复,谓之风冷虚劳。若久不瘥,风冷乘虚而入腹,搏于血则痞涩;入肠则下痢不能养,或食不消;入子脏,并胞脏冷,亦使无子也。

二十一、产后汗出不止候

夫汗,由阴气虚而阳气加之,里虚表实,阳气独发于外,故汗出也。血为阴,产则伤血,是为阴气虚也;气为阳,其气实者,阳加于阴,故令汗。汗出而阴气虚弱不复者,则汗出不止。凡产后皆血虚,故多汗,因之遇风,则变为痉。纵不成痉,则虚乏短气,身体柴瘦,唇口干燥,久普通经水断绝,津液竭故也。

二十二、产后汗血候

肝藏血,心主血脉。产则营损肝心,伤动血气。血为阴,阴虚面阳气乘之,即令汗血。

此为阴气大虚,血气伤动,故因汗血出,乃至毙人。

二十三、产后虚渴候

夫产血水俱下,腑脏血燥,津液不足,宿挟虚热者,燥竭则甚,故令渴。

二十四、产后余疾候

产后余疾,由产劳伤腑脏,血气不足,日月未满,而起早劳段,虚损不复,为风邪所乘,令气力疲乏股肉柴瘦。若风冷入于肠胃,肠胃虚冷,时变下痢;若入搏于血,则经水痞涩;冷搏气血,亦令腹痛,随腑腹虚处,乘虚伤之,变成诸疾。以其因产伤损,余势不复,致羸瘠疲顿,乍瘥乍甚,故谓产后余疾也。

二十五、产后中风候

产则伤动血气,劳损腑脏,其后未平复,起早劳动,气虚而风邪乘虚伤之,致发病者,故曰中风。若风邪冷气,初客皮肤经络,疼痹不仁,若乏少气;其人筋脉挟寒,则挛急HT僻;挟湿则强,脉缓弱;若入伤诸脏腑,恍惚惊悸。随其所伤腑脏经络,而为诸疾。

凡中风,风先客皮肤,后因虚入伤五脏,多从诸脏俞入。若心中风,锂得偃卧,不得倾侧,汗出,若唇赤汁流者可治,急灸心俞百壮。若唇或青或白,或黄或黑,此是心坏为水,面目亭亭,时悚动者,皆不可复治,五六日而死。

若肝中风,踞坐,不得低头,若绕两目连额上色微有青,唇青面黄,可治,急灸肝俞百壮。若大青黑,面一黄一白者,是肝已伤,不可复治,数日而死。

若脾中风,踞而腹满,体通黄,吐咸水出,可治,急灸脾俞百壮。若手足青者,不可复治也。

肾中风,踞而腰痛,视胁左右,未有黄色如饼HT 大者,可治,急灸肾俞百壮。若齿黄赤,鬓发直,面土色,不可复治也。

肺中风,偃卧而胸满短气,冒闷汗出,视目下鼻上下两边下行至口色白者,可治,急灸肺俞百壮。若色黄者,为肺已伤,化为血,而不可复治。其人当妄掇空,或自拈衣,如此数

二十六、产后中风口噤候

产后中风噤者,是血气虚,而风入于领颊夹口之筋也。手三阳之筋结,入于颔颊。产则劳损腑脏,伤动筋脉,风乘之者。其三阳之筋偏虚,则风偏搏之,筋得风冷则急,故令口噤也。

二十七、产后中风痉候

产后中风痉者,因产伤动血脉,脏腑虚竭,饮食未复,未满日月。荣卫虚伤,风气得入五脏,伤太阳之经,复感寒湿,寒搏于筋则发痉。其状,口急噤,背强直,摇头马鸣,腰为反折,须臾十发,气急如绝,汗出如雨,手拭不及者,皆死。

二十八、产后中柔风候

柔风者,四肢不收,或缓或急,不得俯仰也。由阴阳俱虚,风邪乘之,风入于阳则表缓,四肢不收也;入于阴则里急,不得俯仰也。产则血气皆损,故阴阳俱虚,未得平复,而风邪乘之故也。

二十九、产后中风不随候

产后腑脏伤动,经络虚损。日月未满,未得平复,而起早劳动,风邪乘虚入。邪搏于阳经者,气行则迟,机关缓纵,故令不随也。

三十、产后风虚癫狂候

产后血气俱虚,受风邪,入并于阴,则癫忽发,卧地吐涎,口 目急,手足缭左,又无所觉知,良久乃苏是也。邪入并于阳则狂,发则言语倒错,或自高贤,或骂詈不避尊卑是也。产则伤损血气,阴阳俱虚,未平复者,为风邪所乘,邪乘血气,乍并于阳,乍并于阴,故癫狂也。

下载《诸病源候论》 电子书打不开?

下载所有中医书籍

《诸病源候论》相关章节:

医论相关医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