兽部

《本经逢原》在线阅读中医本草书籍在线阅读

甘平无毒。同驴马肉食之令人霍乱,同羊肝食之令人心闷,与生胡荽同食伤人脐。

发明 猪属水兽,性懒善淫,饱食无所用力,周身脂膏不流,故人食之助湿生痰,莫此为甚。而肥盛之人尤非所宜。一种蹄甲白者有金水相生之象,稍异寻常。盐渍风干制为南腿,有补养脾肾之能,病患食之略无妨碍,良非鲜者之比。丹溪云,猪肉补阳,阴虚者切宜少食。盖肉性入胃,便作湿热生痰,痰生则气不降,而诸证作矣,故痰嗽家最忌。然肺燥干咳及火嗽痰结者,食之痰即易出,其嗽便止,但不宜过咸耳。当知助湿生痰,惟中间膘脂一层专助脾湿。若皮则走肺益气,精者补肝益血。但嫌难克化耳,其汁则全是膘脂溶化,食之渗入经络,故东垣言之颇详。《千金》治打伤青肿,炙精猪肉拓之。小儿火丹,生猪肉切片贴之。漆疮作痒宜啖猪肉,并以猪脂涂之。男女阴蚀,肥猪肉煮汁洗之,不过三十斤瘥。山行石蛭着人足则穿肌入肉,但以腊脂膏和盐涂足胫趾即不着人也。《急救方》治竹木刺入肉,以多年熏肉切片包裹即出。其肾性坚难化且藏淫火,最不益人;而治肾虚腰痛,猪肾切开入人参末一钱,湿纸裹煨,每日空心嚼一枚,或入青蛾丸中煮食并效。其治水胀,用猪 丸。

便血脏连丸,皆用以为引药入病处耳。心血治惊风癫痫,盖以心归心,以血导血之意。得冰片入心经也。卒中恶死尾血灌之,取其动而不息之意,并缚豚枕之即活。蛇入人孔,割母猪尾血滴入即出。用肝者,肝主藏血,血病用为响导,故脱肛、肝虚、雀目用之。 即三焦,能涤除肾脏邪毒垢腻,故同胡黄连等药治霉疮最捷。用胆者,取其泻肝胆之火,故仲景白通汤用为响导。盖寒能胜热,滑能润燥,苦能入心也,伤寒热邪燥结有猪胆导法。又胆汁香油等分,亦治霉疮结毒,清晨连服七日,大便下泄邪毒最捷,未尽停七日,更服七日,余邪自尽屡验。屎脬治产妇伤膀胱,急用上好人参一两入脬中煮食,日日服之,稍或迟延,气血衰冷不可疗矣。齿治惊痫,乳能断酒,《千金方》用之。其肤者,皮上白膏是也,取其咸寒入肾,用以调阴散热,故仲景治少阴病,下痢,咽痛,胸满心烦,有猪肤汤。予尝用之,其效最捷。豚卵治阴茎中痛,惊痫鬼气蛊毒,除寒热,贲豚、五癃、邪气、挛缩,猪蹄煮汤去油,煎催乳药及醮洗溃疡有效。蹄甲《本经》治五,伏热在腹中,肠内蚀,今目疾外障亦用之。猪脑治风眩,脑鸣冻疮,痈疽,涂纸上贴,干则易之。《礼记》云,食豚去脑。孙真人《食忌》云,猪脑损男子阳道,酒后尤不可食。《延寿书》云,以盐酒食猪脑是自引贼也。猪骨烧存性为末,水服方寸匕,治食诸果中毒,又解马肝漏脯等毒。猪毛烧灰,麻油调涂汤火伤,留窍出毒则无痕。猪屎古方取用颇多,《千金》治患雾气心烦少气,头痛项急,起则目眩欲倒,战掉不安,憎寒微热,心中欲吐,吐时无物,用新猪屎二升半,内好酒一斤,搅令散,以生布绞取汁,更以绵滤,顿服之,即地铺暖,覆卧,面前着火,常令汗出,得汗待其自干乃起,亦治风劳蛊毒。烧灰治痘疮黑陷,无价散用之。又冲沸汤麻疹陷伏即起。总取秽恶以辟不祥之气,同气相应之用耳。

咸酸温无毒。热病后忌食。妊妇食之令子无声。

发明 狗属土而有火,故歹人履其地虽卧必省,天时亢热则卧阴地。下元虚人食之最宜,但食后必发口燥,惟啜米汤以解之。败疮稀水不敛,日啖狗肉最佳。痔漏人岁久不愈,日食自瘥。凡食犬肉不消,心下消或腹胀口干大渴,心急发热,妄语如狂,或洞下泄,以杏仁一升,合皮熟研,沸汤三升,和取汁,分三服,利下肉片大验。狗胆,《本经》主明目,取其夜能见物也。阴茎治伤中阴痿不起,除女子带下十二疾。狗头骨 末,止妇人崩中下痢,取其温而能散也。狗屎中米,名戌腹粮,又名白龙砂,主噎膈风病,及痘疮倒 ,用此催浆为最,取其性温热也。若干紫黑焦为血热毒盛,慎勿误用。其血能破妖邪,以性属阳,阴邪不能胜之也。

甘温有毒。羊类多种,惟白羯者良。胡羊毛卷,洮羊毛丰,肉浓、皮薄,并可为裘。羊坟首, 羊色黄、形羸味薄,不堪供馔。凡煮羊,忌用铜器。有宿热者不可食,大病食之必发热,疮家及痼疾家食之必发,以其食百草之毒也。羊肉不可共生鱼 ,食能害人。

白羊黑首,食其脑作肠痈。羊肝共生椒,食之伤人五脏。羊蹄中有白珠者,名羊悬,食之令人癫。羊独角及四角者,关外有之,皆有毒,不宜食。

发明 羊为肺家之兽,目无瞳子,周身之气皆聚于肺,故其气最腥膻,而性味甘温。色白补肺,是以昔人有人参补气,羊肉补形之说。《金匮》治产后腹中虚痛,及少腹寒疝,并用当归生姜羊肉汤,专取羊肉之甘温。煮汤去滓,以助当归生姜辛散之力,虚滞得以开矣。

羊肾治肾虚,膀胱蓄热、胞痹小便淋沥疼胀,《千金》肾沥汤以之为主。羊石子即羊之外肾,治肾虚精滑,《本事》金锁丹用之。羊脬治下虚遗溺,温水漂净,入补骨脂,焙干为末,卧时温酒服半两,不过四五服即瘥。羊肝补肝,专主肝经受伤,目无精光之病。胆治青盲、目暗,胆开窍于目,胆汁充则目明,胆汁减则目暗。古方碧云膏,腊月取羯羊胆以蜜盛满悬檐下,待霜出扫藏,点眼神效。羊乳润而且补,反胃人宜时时食之,取开胃脘润大肠之燥也,青羊者尤良。羊肺治嗽止渴,久嗽肺虚者宜之。羊 主反胃止汗,治虚羸,小便数。羊脂生主下痢脱肛,取润之导之,补中寓泻也。熟主贼风痿痹,润肌肤入膏透经络,风热毒瓦斯,妇人产后腹中绞痛,丸剂中最宜。羊 涤除脏腑垢腻、与猪 同功,而入肺祛痰尤捷。羊骨禀西方坚劲之气最锐,得火 以济之,可以消铜铁,故误吞铜铁者用之。观磨镜者非此不明。其治贼风痹痛,同虎骨 灰酒服,皆随痛处取用。羊须烧灰敷小儿疳,并疗蠼 尿疮。

羊胎炙干入药,亦能补人。与鹿胎紫河车同入六味地黄丸中,名三台丸,调补肾虚羸瘦最为得力。羊血石药毒,《外台》云,凡服丹石人忌食羊血十年,一食前功尽亡。凡服石药觉毒发,刺羊血热饮一升即解,服地黄何首乌补药者忌之。

羊角

音古,黑羊也

咸平无毒。

《本经》主青盲、明目,止惊悸寒泄,久服安心益气轻身,杀毒虫,入山烧之辟恶鬼虎野狼

发明 羊与羚俱是野兽。 则雄猛倍甚,角亦起棱,与羚羊不殊,但色黑如漆。故专伐肾邪辟不祥,与羚羊大都仿佛互参。《本经》此言青盲明目,即羚羊之专主明目也。此言止惊悸,即羚之治魔寐也。此言止寒泄,即羚羊之去恶血注下也。此言久服安心益气轻身,即羚羊之益气起阴气也。此言杀毒虫辟恶鬼虎野狼,即羚羊之辟蛊毒、恶鬼不祥也。但此主寒泄本乎肾虚,不能摄津。彼主恶血注下系乎肝伤不能统血。而《别录》治蛊毒吐血,又与羚羊主治相符,究其大纲,此专补救瞳人,彼专消磨翳障,一皆证治之常。至于烧之辟恶鬼虎野狼,如此奇突,迥出意表,非寻常之可拟也。

甘温无毒。同猪肉食之生寸白虫,独肝牛善啖蛇,食之伤人,春月自死。牛肉及生疔牛肉,食之令人瘟,急以生甘草煮汁解之。剥瘟牛伤手足者,令人胀满,急宜解之,迟则不救。

发明 黄牛肉补气,与黄 同功。观丹溪《倒仓法论》而引伸触类,则牛之补土可心解矣。又以黄牛肉取四蹄各五斤熬膏,去滓收干如鹿胶法,名霞天膏。主中风偏废,口眼歪斜,痰涎壅塞,五脏六腑留痰宿饮癖块,手足皮肤中痰核,及大病后极虚羸瘦,每斤入茯苓四两炖熔,空腹酒服三四钱。肥盛多痰者每斤入半夏曲四两、广皮二两,丸服大效。牛本属坤土,而胆主风木,故能镇肝明目,腊月用酿南星末阴干,岁久多制,则苦润不燥。治经络风痰及小儿惊痰,其功不减牛黄牛骨髓补中填骨髓,久服增年,能润泽肌肤。黄牛脑和药治头风脑漏。牛角腮,《本经》下闭血瘀血疼痛,女人带下血崩,燔之酒服。宗 曰,烧灰主妇人血崩,大便下血,血痢。牛血性温,能补脾胃诸虚,治便血、血痢,一切病后羸瘦咸宜食之。其靥乃肺系肉团,瓦上焙干为末,酒服,治喉痹气瘿,古方多用之或以制药益佳,取引入肺经以通气结耳,与猪羊靥疗治不殊。牛齿烧灰治小儿痫。牛乳补虚羸,止渴,噎膈反胃,大便燥者宜之。入生姜葱白,止小儿风热吐乳。牛马肉共生鱼食之成鳖瘕。牛尿治水肿,但胃虚少食人勿用。牛屎烧灰敷小儿痘疮溃烂。《产宝》治子死腹中,以湿牛粪涂之。

牛草绞汁治反胃噎膈,取其沾涎之多也。

辛温有毒。《纲目》作甘凉非。马脚无夜眼,白马黑头,白马青蹄者,皆不可食。

鞍下肉食之杀人,肝亦不可食,以鞭驱之伤皆聚于肝也。食马肉中毒欲死,以香豉杏仁各二两蒸熟杵末服之,或煮芦根汁饮之。

发明 按∶《灵枢经》云,卒口僻急者,目不合,热则筋纵。目不开,颊筋有寒则急,引颊移口。有热则弛,纵缓不胜收故僻,治之以马膏,膏其急颊,以白酒和桂涂其缓颊,以桑钩勾之,即以生桑灰置之坎中,高下以坐等,以膏熨急颊,且饮美酒啖炙肉,不饮酒者自强也,为之三拊而已。世多不知此方之妙。窃谓口颊 僻乃风中血脉也,手足阳明之经络于口,会太阳之经络于目,寒则筋急而僻,热则筋缓而纵,故左中寒而逼热于右,右中寒则逼热于左,寒者急,而热者缓也。急者皮肤顽痹,营卫凝滞,治法,急者缓之,缓者急之,故用马膏之甘平柔缓以摩其急,以润其痹,以通其血脉。用桂酒之辛热急束以涂其缓,以收其纵,以和其营卫,以通其经络。桑能治风痹通节窍也,病在上者,酒以行之,甘以助之,故饮美酒啖炙肉云耳。马白睛治癫痫时发,《千金》方用之。马心食之喜忘。马肺食之寒热萎阳。马鞍下肉食之伤人五脏。马乳去风止渴。白马蹄《本经》主惊邪、螈 、乳难、辟鬼气鬼毒、蛊疰不祥。《别录》止衄、内崩、龋齿。白马者治妇人白崩,赤马者治妇人赤崩。

毛主小儿惊痫,女子崩中赤白,随其色用之,烧灰止血,涂恶疮。尾主女人崩中,小儿客忤白马阴茎《本经》主伤中绝脉,阴不起,强志益气,长肌肉,肥健生子。野马阴茎,食之令人阴萎。野马肉食之成马痫,筋脉不能自收持。马溺微寒小毒,治症瘕有验。反胃有虫积者亦能治之。溃疡着肉腐烂彻骨,毒能伤人。马矢煨,风痹药酒,取其透达直入病所也。马通止血、解毒,《千金》梅师治吐血、衄血,《肘后》治卒中恶吐利不止,《经验》治绞肠沙,腹痛欲死,俱绞汁服之。又《肘后》治久痢赤白,《圣惠》治伤寒劳复,俱烧灰服之。

《千金》治筋骨破伤,以热马屎敷之。又治破伤肿痛,以马屎烧烟熏之。《圣惠》治疔肿、伤风、肿痛,以马屎炒热熨之。《灵枢》椒姜桂酒置马矢 中助一切药力也。今人以马屎煨烟熏鳖虱臭虫无不毙者。食马肉心烦者,饮美酒则解,饮浊酒则剧。

甘温无毒。《纲目》作甘凉,误。

发明 驴肉食之动风,脂肥尤甚。《日华子》言,治一切风是指乌驴而言,乌驴皮治风补血。东鲁阿井水煎膏用之。驴 熬膏,能长鬓发,与马 同功。驴茎强阴壮筋与白马茎同功。驴乳疗黄瘅湿热止渴。驴尿专于杀虫、利水、止胀,其治噎膈,或单服,或入四物汤服之效。驴屎炒熨风肿漏疮,绞汁主心腹疼痛,治水肿,服五合良。

驼峰

甘温无毒。

发明 驼峰,八珍之一,味虽极美,但能动风,宿有风气人勿食。驼脂摩风去顽皮、死肌,取热气透肉也。

甘平无毒。

发明 凡牛羊驼马之乳并可作酪。南人惟知热酒冲食,北人必以熬熟冲茶浆服,大能清胃,不助湿热,止烦解渴,除心膈热闷,润肠胃燥结摩肿,生精血补虚损,壮颜色。戴原礼云,奶酪,血液之属,血燥者宜食,较之人乳尤胜,以其无怒火淫毒也。华元化云,蜒蚰入耳,以酪灌入即出。

一名醍醐

甘寒利下无毒。酥酪不可与生鱼脍同食,令人腹内生虫。

发明 酥酪、醍醐性皆滑润,故血热枯燥之人咸宜用之。又伤热失音用以通声最妙。凡炙一切气血坚韧筋骨药俱不可少,但脾胃虚滑者禁用。

阿胶

甘平微温无毒。辨真伪法∶以顶有鬃文极圆正者为真,折之沉亮,不作屑,不作皮臭,蛤粉炒成珠,经月不软者为佳。东阿产者虽假犹无妨害,其水胶入木煤赝造,有伤脾气,慎不可用。

《本经》主心腹内崩,劳极洒洒如疟状,腰腹痛,四肢酸疼,女子下血、安胎,久服轻身益气。

发明 阿井本淄水之源,色黑性轻,故能益肺补肾。煎用乌驴必阳谷山中验其舌黑、其皮表里通黑者,用以熬胶,则能补血、止血。《本经》治心腹内崩,下血安胎,为诸失血要药。劳证咳嗽喘急,肺痿肺痈,润燥滋大肠,治下痢便脓血,所谓阴不足者补之以味也。

黄明胶

即广胶

甘平无毒。

发明 明胶治吐血、衄血、下血、血淋、血痢,妊娠胎动下血、风湿走注疼痛,打扑伤、汤火伤,一切痈疽肿毒,活血止痛润燥,利大小肠,皆取其有滋益之功,无滑利之患。

牛黄

苦平小毒。试真假法,揩摩透甲,其体轻气香,置舌上先苦后甘,清凉透心者为真。喝迫而得者名生神黄,圆滑,外有血丝,嫩黄层多者为上;杀后取者,其形虽圆,下面必扁者次之;在角中者名角黄,心中剥得者名心黄,胆中得之名胆黄,则又次之。产西戎者为西黄,产广东者为广黄。

《本经》主惊痫寒热,热盛狂痉,除邪逐鬼。

发明 牛有黄是牛之病也。因其病之在心及肝胆之间凝结成黄,故还治心及肝胆之病。

《本经》治惊痫寒热狂痉邪鬼,皆痰热所致。其功长于清心化热,利痰凉惊,安神辟恶,故清心牛黄丸以之为君。其风中心脏者亦必用之,若中经中府者误用引邪深入,如油入面莫之能出,宜详审而用可也。

狗宝

甘苦温小毒。状如白石微带青色,击碎其理如虫,白腊者真。

发明 狗宝专治噎膈反胃之病,取苦能下降,温能开结也。予尝推展其用。凡痈疽溃疡不收,癫狂冷痰积结无不可用。惟郁结伤脾,气血枯槁者,误投则有负薪救火之厄。

狮油

辛温有毒,色微黑者真。

发明 狮为百兽之长,性最难驯,一吼则百兽辟易。《尔雅》言其食虎豹熊。太古言,其乳入牛羊马乳中皆化成水。西域人捕得取其油入贡,以供宫人涤除衣垢之用。又能去纸上墨迹,刮少许隔纸熨之即脱。予尝试用,垢虽去而衣易毁、纸易脆,仅供一时之用。虽系方物,方药罕用。近世医师以之治噎膈病。盖噎膈皆郁痰瘀积所致,用取涤垢之意,试之辄验。由是方家争为奇物,但性最猛利,力能堕胎,孕妇忌用。象油亦能去垢涤痰,但不能去墨迹耳。

虎骨

辛微热无毒。骨取黄润者良。若带青黑色乃药箭射者,有毒勿用。酥炙黄脆用之。

发明 虎阴也,风阳也;虎金也,风木也。虎啸风生,木承金制阳,出阴脏之义。故骨能追风定痛,强筋壮骨,风病挛急,骨节风毒为之要药。虎之一身节节气力皆出前足,故膝胫为胜,而前左胫尤良;以卧必用左胫为枕也。然按病之前后左右取用,其效尤捷。入阴阳二,虎睛定魄,《千金》治狂邪有虎睛汤、丸,并酒浸,炙干用,一时不可得,以珍珠末代之,总取定魄之用也。虎 治反胃吐食,新瓦上 存性,入平胃散末和匀,空腹白汤服三钱效。虎头骨,治头风药中浸酒服。作枕止疟。虎长牙辟邪杀虫,传尸方用之。

象皮

咸温无毒。

发明 象禀西方金气,金令主藏不宜擅鸣,鸣主金象,大非所宜。其皮专于收敛,其肉壅肿,人以斧刀刺之,半日即合。故治金疮不合者,用其皮 存性敷之。若入长肉诸膏药,切片酥拌炙之。象牙甘寒能解痈肿诸毒,磨水服之造筋。磨砺之末生蜜调涂治诸铁杂物入肉。旧梳刮薄片屑温汤频服,治竹木刺及诸鱼骨鲠即时吐出,不吐再服,以吐出为度,非刮下薄片不能应手也。

犀角

苦微咸大寒无毒。镑成以热手掌摸之香者为真,臭者即假。忌卤盐、乌附。孕妇勿服,能消胎气。

发明 犀之精灵皆聚于角,足阳明胃为水谷之海,饮食药物必先受之,故犀角凉血、散血,及蓄血惊狂斑痘之证,皆取以通利阳明血结耳。《别录》治伤寒温疫,头痛寒热诸毒。抱朴子云,犀食百草之毒,及众木之棘,所以能解毒。凡蛊毒之乡遇有饮食,以犀筋搅之,有毒则生白沫,无毒则否。宗 曰,鹿取茸,犀取尖,其精锐之力尽在是也。其治吐血、衄血、大小便血,犀角地黄汤为之专药。若患久气虚又为切禁,以其能耗散血气也。痘疮之血热毒盛者尤为必需。然在六七日灌浆之时,又为切禁,以其化脓为水也。而结痂后余毒痈肿则又不忌。惟气虚毒盛之痘切不可犯。其性大寒,无大热邪者慎不可用。凡中毒箭,以犀角刺疮中立愈。又感山岚瘴气,射工溪毒,用生犀磨汁服之即解。

熊脂

甘温无毒。

《本经》主风痹不仁筋急,五脏腹中积聚,寒热羸瘦,头疡白秃,面上 。

发明 熊禀雄毅之性,故其脂可开风痹不仁等疾。可服,可摩,但不可作灯,烟气熏目,使人不能远视。《本经》所主不出风痹筋急之用。风为阳邪,熊为阳兽,其性温润,能通行经络,开通血气也。熊筋亦能壮筋强力,与虎骨之搜风壮骨无异。熊肉振羸,其气有余,痫病患食之终身不愈。

熊胆

苦寒无毒。试法取少许研滴水中,挂下如线直至水底不散者为真。

发明 熊胆苦入心,寒胜热,手少阴、足厥阴药也。其性洁不染尘,故能清心平肝。为时气热盛变为黄胆之要药。又能杀虫,明目,除翳瘴疳痔,虫牙,蛔痛,小儿惊痫螈 ,以竹沥化豆大许服之,去心中涎。痔疮赤肿水化点之即消。凡实热之证用之咸宜,苟涉虚家便当严禁。

羊角

羚羊角

咸寒无毒。镑碎胸前煨热令脆,研如粉,不则黏人肠胃。

《本经》主明目,益气起阴,去恶血注下,辟蛊毒恶鬼,不祥魇寐。

发明 羚羊属木,入厥足阴,伐肝最捷。目暗翳障,而羚羊角能平之。痘疮正面稠密不能起发,而羚羊能分之。小儿惊痫,妇人子痫,大人中风搐搦及筋寒历节痛,而羚羊角能舒之。惊骇不宁,狂越魇寐,而羚羊角能安之。恶鬼不祥,而羚羊角能辟之。恶血注下蛊毒疝痛,疮肿 ,产后血气,而羚羊角能散之。湿热留滞,阳气不振,阴气衰痿,而羚羊角能起之。烦惫气逆,噎塞不通,郁为寒热,而羚羊角能降之。详《本经》所主皆取散厥阴血结耳。愚按诸角皆能入肝散血解毒,而犀角为之首推,以其专食百草之毒,兼走阳明,力能祛之外出也。故痘疮之血热毒盛者,为之必需。若痘疮之毒并在气分,而正面稠密不能起发者,又须羚羊角以分解其势,使恶血流于他处,此非犀角之所能也。人但知羚羊角能消目翳,定惊痫而散痘疮恶血之功,人所共昧。羚羊角治青盲目暗与羚羊角不殊,而辟除邪魅蛊毒亦相仿佛,惜乎从未之闻。惟消乳癖《丹方》用之。白羯羊角亦能消乳癖,而方家每用琉璃角灯磁盘刮取薄屑,置胸中候脆,杵细,酒服方寸匙屡效,专取宿腐之味,以消陈积之垢也。

鹿角刮屑善消虚人乳肿,未溃即消,已溃即敛,即《本经》主漏下恶血之治。龙角治神魂不宁,功用与龙齿略同。《千金方》中有齿角并用者。牛角腮专主闭血、血崩,牛之一身惟此无用。而《本经》特为采录,《千金》尤为崩漏要药,可见天地间无弃物也。

山羊血

咸温无毒。苗人以麋竹通节削锋利,活刺心血收干者良,宰取者不堪用。

发明 山羊产滇蜀诸山中,性善走逐好斗,肉能疗冷劳,山岚疟痢,妇人赤白带下。其心血《纲目》失载。性温味咸,为和伤散血之神药。其治跌扑损伤,单用酒服,取醉,醉醒其骨自续,每用不过分许,不可多服,虽不伤耗元气,而力能走散阴血。然必初患便服得效最速。若过三五日血凝气滞无济于治矣。但举世用者绝罕,间有收取,而市者其价重于牛黄,且心血绝不易得。渗血丹用之,真虚劳失血之续命丹也。

鹿茸

甘温无毒。形如茄子,色如玛瑙者良,紫润圆短者为上,毛瘦枯绉尖长生岐者为下。酥炙酒炙各随本方,但不可过焦,有伤气血之性,炙后去顶骨用茸。

《本经》主漏下恶血,寒热惊痫,益气强志,生齿不老。

发明 鹿是山兽属阳,性淫而游山。夏至得阴气而解角,从阳退之象。麋是泽兽属阴,性淫而游泽,冬至得阳气而解角,从阴退之象。鹿茸功用专主伤中劳绝腰痛,羸瘦,取其补火助阳、生精益髓、强筋健骨、固精摄便。下元虚人头旋眼黑,皆宜用之。《本经》治漏下恶血,是阳虚不能统阴,即寒热惊痫,皆肝肾精血不足所致也。角乃督脉所发,督为肾脏外垣,外垣既固肾气,内充命门相火,不致妄动,气血精津得以凝聚,扶阳固阴非他草木可比,八味丸中加鹿茸五味子,名十补丸,为峻补命门真元之专药。传尸痨瘵,脊中生虫,习习痒痛,淅淅作声者,同生犀、鳖甲六味丸中,其杀虫之力与天灵盖同功。近世鹿茸与麋茸罕能辨别。大抵其质粗壮而脑骨坚浓,其毛苍黧而杂。白毛者为麋茸,其形差瘦而脑骨差薄。其毛黄泽而无白毛者为鹿茸,鹿茸补督脉之真阳,麋茸补督脉阴中之阳,不可不辩。

鹿角胶

甘微咸温无毒。河南者味甘温为上,泊上者味咸辛为下。又生取成对者力胜,解下单角力薄。凡角大而毛色淡白者即为麋角,能补阳中之阴。熬胶法,取角寸截,用长流水浸三日,刮净,入黄蜡煮三日夜,干即添水,三日夜足,去角取汁,重煎,滴水不化,胶成切片,阴干,不可日晒,晒则融化成水矣。今市者多以黄明胶楮实伪充,不可不察。取嫩角寸截置小坛中,酒水相和,盆盖泥封,糠火煨三伏时,捣细如霜,名鹿角霜

《本经》主伤中劳绝,腰痛羸瘦,补中益气力,妇人血闭,无子,止痛安胎,久服轻身延年。

发明 鹿角生用则散热行血,消肿辟邪。熬胶则益阳补肾,强精活血。总不出通督脉补命门之用。但胶力稍缓,不能如茸之力峻耳。互参二条经旨乃知茸有交通阳维之功,胶有缘合冲任之用。然非助桂以通其阳,不能除寒热惊痫。非龟鹿二胶并用,不能达任而治羸瘦、腰痛。非辅当归地黄,不能引入冲脉而治妇人血闭、胎漏。至若胶治伤中绝劳,即茸主漏下恶血也。胶之补中益气力,即茸之益气强志也。胶之轻身延年,即茸之生齿不老也。历考《别录》、《外台》、《千金》等方,散血解毒居多,非如近世专一温补为务,殊失圣贤一脉相传之义。鹿角霜治火不生土,脾胃虚寒,食少便溏,胃反呕逆之疾,取温中而不粘滞也。古方多制应用。今人每以煎过胶者代充,其胶既去服之何益。生角镑尖屑,消乳痈肿毒。灰行崩中积血。鹿骨安胎下气,作酒主内虚,续绝伤,补骨除风,《千金》鹿骨丹用之。

鹿胎

甘温无毒。其嘴尾蹄合,与生鹿无异者为真。其色淡形瘦者为鹿胎,若色深形肥者为麋胎,慎勿误用,能损真阳。又獐胎与鹿胎相类,但色皎白,且其下唇不若鹿之长于上唇也。其他杂兽之胎与鹿胎总不相似也,入药取真者,酥炙黄用。

发明 鹿性补阳益精,男子真元不足者宜之。不特茸、角、茎,胎入药,而全鹿丸合大剂参、 、桂、附,大壮元阳,其胎纯阳未散,宜为补养天真滋益少火之良剂。然须参、、河车辈佐之尤为得力。如平素虚寒,下元不足者,入六味丸中为温补精血之要药。而无桂、附辛热伤阴之患,但慎勿误用麋胎,反伤天元阳气也。

麋茸

甘温无毒。修治与鹿茸同。

发明 麋肉大寒,食之令人阳痿。而麋茸大益阳道,以其阳精都聚于角也。其角煎胶胜于鹿角,茸亦胜于鹿茸。然鹿之茸角补阳,右肾精气不足者宜之。麋之茸角补阴,左肾血液不足者宜之,此乃千古微旨。治虚损有二至丸,两角并用,但其药性过温偏于补阳,非阴虚者所宜。其麋胶主治与鹿胶无异,而兼补阴血之功过于鹿胶。但验其角大而毛白者即是。惜乎,《本经》但言麋脂疗痈肿恶疮死肌,寒热湿痹,四肢拘缓不收,风头肿气,通腠理,从无及乎茸角之用。彭 《延龄方》有麋角粉,《千金》变为麋角丸。以麋性喜食菖蒲,故修练服食方用之。《金匮》云,麋脂梅子若妊妇食之令子青盲,男子伤精,皆性冷伤厥阴肝经之验也。

麋鹿肉

麋肉甘寒,鹿肉甘温。无毒。

发明 凡兽之有角者,皆能助肝肾膂力,而麋鹿之角多岐,故力能拒虎,为角兽之冠。则鹿肉之补阳,麋肉之益阴,所不待言。鹿之一身所禀皆阳,最能益人,人以阳气为主也。麋之一身所禀皆阴,惟角为阴中之阳,较之鹿角纯阳无阴倍胜,而周身血肉筋骨皆不足取。鹿肉之生者,主中风口僻不正,锉碎薄贴僻上,正,急去之,不尔复牵向不僻处矣。鹿血起阴器,止腰痛,疗折伤。和酒服治肺痿,崩中诸气刺痛,饮之立愈。鹿筋大壮筋骨,食之令人不畏寒冷,但须辨骨细者为鹿,粗者即是麋筋,误食多致阴痿。凡服丹石药人勿食鹿肉,以其食百草之毒,善解诸药之性也。

甘寒无毒。

发明 獐之性怯畏人,以其胆白易惊也。其肉虽肥,但能悦泽人面,不能助人膂力,以其善跃而无久常之力也。胆能治人粗豪之气,若人素常胆怯者为之切禁。其骨主虚羸,泄精;獐禀偏阴而骨主精气也。《纲目》言其甘温,安有胆白易惊而性甘温之理。

麝脐

辛温无毒。不可犯火。妊妇禁用,力能堕胎。今人以荔枝核烧灰入烧酒拌和充混,不可不察。

《本经》辟恶气,杀鬼精物,去三虫,蛊毒,温疟,惊痫。

发明 麝香辛温芳烈,为通关利窍之专药。凡邪气着人淹伏不起,则关窍闭塞,辛香走窜自内达外,则毫毛骨节俱开,从此而出。故《本经》有辟恶气,杀鬼精物,去三虫蛊毒诸治也。其主温疟惊痫者,借其气以达病所也。严氏言,风病必先用麝香。丹溪谓风病必不可用,皆非通论。盖麝香走窍入筋,能通筋窍之不利,开经络之壅遏。若诸风,诸气,诸血,诸痛,惊痫,症瘕,诸病经络壅闭,孔窍不利者,安得不用为引导,以开之通之。惟中风表证未除而误用之,引邪入犯,如油入面莫之能出,致成痼疾,为之切戒。而救苦丹,治壅肿结块,方用硫黄辰砂入麝烊化,隔纸压成薄片,以少许炙患处,无不立应。《济生方》治食瓜果成积作胀,及饮酒成消渴者皆用之。盖果得麝则坏,酒得麝则败,此得用麝之理也。

甘酸温无毒。

发明 猫捕生鼠,虎啖生人,大小虽异,禀性不殊。虎啸风生而治风痹肿痛,猫声鼠窜而主鼠 寒热。故《肘后方》取猫肉作羹消鼠 结核,已溃未溃皆愈。但助湿发毒,有湿毒人忌之。其头骨及脑眼,酥炙,亦治瘰 鼠 。其毛 存性敷瘰 溃烂。猫尿治蜒蚰入耳,滴入即出,以姜擦猫鼻或生葱刺鼻取之。屎治痘疮倒陷,腊月取干者烧存性用之。猫胞治噎隔反胃,以纯阳之性未散,故取以开阴邪之结也。方用一具,酥炙为末,入脑麝、牛黄、郁金各少许,津唾化服之。予尝以格致之理论物类,猫之体阳而用阴,性禀阴贼机窃地支,故其目夜视精明而随时收放,善跳跃而嗜腥生,不热食而能消化血肉生物,一皆风火用事,得雪水则蠢动,以雪之体阴而用阳,物类相感之应。若此而食江中鲚鱼之骨,其胎必陨。按∶《异物志》云,鲚是 鸟所化,故腹内尚有鸟肾二枚,与雀入淮水为蛤无异。其肉中细骨如毛,粘肠不脱而致伤胎,物类感触之应则又如此。

甘温无毒。

发明 狸之与猫同类异种。以性温散,故其骨炙灰善开阴邪郁结之气,鼠 寒热为之专药。《千金》以肉治游风。苏颂作 治鼠 。元化取头骨。《千金》用阴茎。总取攻毒破结之义。时珍曰,狸骨猫骨性皆相近,可通用之。

野狼

肉咸热无毒。

发明 野狼脂摩风首推,而《本草》不录,亦一欠事。野狼肉补五脏,浓肠胃,填骨髓,有冷积人宜食。野狼性追风逆行,故其矢烧烟能逆风而上。烧灰水服治骨鲠,以其性专逆行而无阻滞也。

辛平无毒。妊娠忌食兔肉,合干姜食之成霍乱。

发明 兔无脾故善走,二月建卯木位,木克戊土,故无脾。其肉性寒能治胃热呕逆,肠红下血。其脑为髓之精,性善滑胎,故兔脑丸为催生首药。然须腊月取活兔用之始验。兔肝明目,目属肝,禀气独胜,且得至阴之精,可救目暗之疾。其屎谓明月砂,又名望月沙,治目中浮翳,痘疮患眼。但瞳人无损者,用以 灰存性,日日服之,其翳自退。又方,兔屎一味为末,生鸡肝捣烂为丸,空腹谷精汤服之。翳浓加鸡内金尤捷;兼治劳瘵五疳痔 ,杀虫,解毒。《黄帝》曰,兔肉獭肝,食之成遁尸。

狐阴茎

甘平有小毒。

发明 狐属阴类,故其茎主女子绝产,阴中痒,小儿阴 卵肿,以狐阴善缩入腹也。

水獭肝

甘咸平小毒。

发明 獭者,水兽。水性灵明,故其性亦多智诡。性专嗜鱼,鱼之生气都聚于肝,是以獭肝专主传尸痨瘵。杀虫之性,与獭之捕鱼不殊。苏颂曰,诸畜之肝皆有定数,惟獭一月一叶,十二叶间有退叶,斗柄建寅之月值其气退之时,反为诸鱼所蚀,《月令》所谓獭祭鱼是也。以其治瘵有验,故仲景治冷劳有獭肝丸。崔氏治蛊疰亦有獭肝丸。孟诜云,疰病一门悉患者以獭肝一具火炙,水服方寸匕,日再服之。葛洪言,尸疰乃五疰之一,病则使人寒热,沉沉默默,不知病之所苦,无处不恶,积月累年淹滞至死,死后复传他人,乃至灭门。觉有此候,惟以獭肝一具阴干为末,水服方寸匕,日三,以瘥为度,如无獭肝,獭爪亦可应用。

小儿鬼疰及诸鱼骨鲠,皆烧灰酒服。獭肝之用当不出乎此也。

山獭茎

甘热无毒。

发明 山獭禀南奥纯阳之气,故其性最淫。专主阳虚阴痿精寒,山中有此,凡牝兽皆避去,獭无偶则抱木而枯。 女春时入山,獭闻妇人气,跃来抱合牢不可脱,因扼杀而取之也。

腽肭脐

一名海狗肾

咸大热无毒。以汉椒、樟脑同收则不坏。

发明 《和剂局方》治诸虚损有腽肭脐丸。滋阴丸药中用之,精不足者,补之以味也。

今人多于房术方中用之,亦可同糯米法曲酿酒服。但功专补阳,阴虚切忌。此物牝者最多,而牡者绝少。海州人捕得牝者,以家狗外肾用筋缝上,熨贴,如生成无二。然牝户与谷道连合为一,虽用生筋缝熨,其孔较牡者大而且长,以此辨之最为有据。

牡鼠

甘温无毒。取胆法,用活鼠系定,热汤浸死,破喉取胆,真红色者是也。误食鼠啖之余,令人发 疮,以贪欲之火蕴积馋涎也。

发明 癸水位在于子,通气于肾,其目夜明,其精在胆。故胆能治耳聋、目盲。睛能明目,骨能生齿,皆益肾之验。《肘后方》治三十年老聋、卒聋,不过三度即愈。令人侧卧,沥胆汁入耳,尽胆一枚,须臾汁从下耳出,初时益聋,十日后乃瘥也。生鼠血蘸青盐擦牙宣有效。初生小鼠香油浸腐化,取涂火烫效。少水能制壮火也,若生毛则不能消融矣。牡鼠粪俗名两头尖,验其直者方是牡鼠之矢,入足厥阴少阴。故煮服治伤寒、劳复、阴阳易、腹痛。研末服治乳痈。烧灰存性敷折伤、疔肿。所主皆厥阴血分之病。又犬咬,先洗去牙垢恶血,用鼠粪炒研,黑糖调涂即愈。

苦平无毒。细锉炒黑或酥炙用。

《本经》主五痔阴蚀,下血不止,阴肿痛引腰背,酒煮杀之。

发明 者,胃之兽也。故肉治反胃、胃脘痛最捷;其皮除目中翳障。《本经》主五痔阴蚀,取其锐利破血也。酒煮治阴肿痛引腰背,取筋脉能收纵也。南方金蚕蛊用 皮为末,酒服探吐之。 脑 肝治瘰 野狼漏,《千金方》用之。但不可食其骨,令人瘦劣。

下载《本经逢原》 电子书打不开?

下载所有中医书籍

《本经逢原》相关章节:

本草相关医书